从现在做白日梦

吃粮ing雷点不是很多【现在我是双黑洁癖】……但是很长情,好久以前吃的会偶尔拿出来再吃,容易被安利【除了自己特别特别喜欢的被拆的那种】不喜欢引战的,想要圈子热热闹闹的继续下去,诶嘿。【啊,还有好多神仙文要补诶……圈子混的太多的结果qwqqqqqq】

老叶生日快乐!!!!

是sb玩意,每年生日来这一出,有意思吗??????哈?有病吗????叶修最好,以及all叶就是宠叶,呵呵,有意见别看啊!不宠叶要all叶干嘛??????有病吗?不喜欢别逼逼,闭嘴比一切都好,🌿,服气了,快生日了诶!!!!!!!非要搞这一出,真的有病!wtf??????什么玩意????这就和全职是个群像剧一样让人懵逼。不喜欢叶修看什么全职,整本书叶修占了80+以上吧?不看叶修,你看了个寂寞?????真的看了原著?不看叶修,真的就是劝你别看全职了,给自己找麻烦有意思吗?不了解傻子的脑回路。

阿吖劳斯可可爱爱的qwqqqqq我爱了‎|•'-'•)و✧@阿吖 Mua一大口

现在的太太都是什么神仙啊!!!!为什么这么美丽????都是仙女下凡尘嘛qwqqqqqq太美丽了,眼睛都不够用的了吖!!!

又当又立,牛逼至极,第一白莲,名不虚传,佩服佩服,真的牛逼。

Q:五一打算做什么?

上课qwqqqqqq我们不放假( 0 x 0 )

双黑洁癖,不喜勿扰。中厨。不吃all太。中太大概能吃吧……大概……讨厌撕逼拉踩【我文豪本命一是chuya二是哒宰】不要踩我的线。我是全员厨。

Q:(୨୧•͈ᴗ•͈)◞︎ᶫᵒᵛᵉ ♡

爱你❤️❤️❤️❤️❤️❤️❤️ヽ(•̀ω•́ )ゝ

明天早上我想看到你们的早安!

不要为了那群不知所谓的东西放弃自己,她们不配!那是什么东西?那是没有脑子的东西!

亲爱的,今晚把自己收拾好了,包扎自己,关上窗户,把药品扔掉!把自己卷进被子里,让自己冷静冷静,你们也许不是大心脏,但是你们都有着金子般闪耀的东西!你们纯粹的热爱,是最好的一切,不要放弃,勇敢走下去!

伤害自己很疼,我曾经试过但是仅仅是割开了一层皮我就放弃了,亲爱的,你连这种疼都能忍,那就勇敢的向前,不要管那些没脑子的东西的话!

你是最好的,你要活下去,和大家一起看着我们的胜利,一起庆祝,一起为自己的热爱添砖加瓦!

我想要明天早上看到你们发早安

明天是早安的,我愿你平安!我们都是你的姐妹!

《无标题 》

苏长安:

那些受到伤害的人听着。




你们可以死。


但是你们应该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,坐在竹椅上,怀里面抱着儿孙,在和他们讲故事的时候,或者在你睡觉的时候安然离开。


而不是为了一个人渣付出自己的生命。






你们知道吗?


其实自尽一点也不难。


我是个抑郁症患者。


曾经想过很多很多种方法自杀。






小学一年级的时候,我父母丢下我去经商。


每一次学校有活动的时候,班级的小朋友看我的眼光都是异样的。


他们说我是个孤儿,说我爸妈死在外边了。


我忍了很久。


后来,我不记得那天天是什么样子了。


我忍无可忍,拿起手边的小刀,刺伤了一个同学。






我的父母为了这件事情赶了回来。


他们不分青红皂白的当着所有人的面打了我一巴掌。


那一刻我的心都凉了。


他们两个只是看着我,有一种特别生疏的语气。“你怎么变成这样了?”






我怎么变成这样了?


他们走的时候考虑过我吗?


他们想过我一个孩子在这会遭受多大的苦难吗?


他们知道我打人的原因吗?


他们什么都不知道。


什么都不知道。






那天晚上,在那个同学小区门口。


我的父母要我跪下,给那个同学道歉。


凭什么?!


他们真的觉得精神上的伤害会比肉体上的伤害更容易平复吗?


那天我是被他们踹着跪下去的。


从此我们的中间就横了一条大河。






第一个发现我不对劲的是我哥哥。


我哥哥一直住在外婆家。


上了高中才转学回来。






我哥哥后来跟我说,那时候的我,简直就是一个木偶,不会哭,不会笑,甚至连眼睛都是没有光的。


我的父母也根本就不关心我怎么样。


他们觉得是我活该。






因为那个伤人的事件,所有人都以为我精神不正常。


每天都有人骂我疯子。


包括老师,还有邻居。






当时的我不知道活着有什么意义。


我曾经无数次想死。


并且为此制定了很多方法。






我吞过安眠药,但是我一点事情也没有。


当时的那个小姐姐看出来我精神状态不对,她选择把药换掉了。


现在想想,还是挺谢谢她的。






我也尝试过上吊自杀。


但是当时不会绑绳结,从上面跌了下来,摔到半边身子淤青。






有一天,我哥找了他的女性朋友,强行进了我房间。


当时我的身上已经不像样子了,满身都是疤痕,手腕上,脖子上……我清晰地记得我哥当时哭了。






也许这就是血脉亲情的力量吧。


我的心竟然感觉到有一丝丝的疼。


我走了过去,抱住了他。


我哥说那天晚上很晴朗,他抱着我看了一夜的星星,他说月亮很美,星星很好看,他说我不应该就这么离开他。






他几乎是强制性的带我去看了心理医生。


我在心理咨询室里待了六个多小时。


一句话没有说。


我不知道心理咨询师和我哥说了什么。


回到家里之后,我哥把他的东西搬到了我的房间。他要24小时监督我。


为此他向学校申请了休学。






他喜欢不厌其烦的房间里面贴旅游明信片,一遍一遍的跟我说这个世界到底有多美,对我说长大之后要和我一起去很多很多地方,说他害怕我一定要陪着他。


他会模仿我的穿衣风格,强行拉着我出去逛街,对我说,“你看旁边人羡慕的眼神,真高兴我有你这么一个好妹妹。”


他会带着我唱歌,尽管当时并不懂外语,也没有记住歌词,但是我记得我哥哥看我的的眼神。


那种饱含担忧又满含期待的眼神。


这些都是我在现在的记忆里面勉勉强强拼凑出来的,我相信我哥做的不止这么多。








我记得那天我哥强行拉我去菜市场。


在那么多水灵灵的菜里,我们看到了松乳菌,我们小时候外婆做过,一辈子也忘不了。


我哥把它买回家。


凭着童年的记忆,用大蒜酱油红烧,盛出来之后竟然和童年的样子别无二致。


我们沉默的吃着饭,我哥吃了两口松乳菌,突然哭了。






他问我值得吗。


为了一群无关紧要的人作践自己的生命。


你的命是属于你自己和爱你的人的,没有人会为了一个和自己无关紧要的人去伤心。


你要是不在了,伤心的只会是在乎你的人。


他说他不知道别人,但是全世界他最在乎我……


他说我要死也可以,但是必须死在他后面……


他说他相信我,相信我是一个正常人。






也不知道是哪句话戳中了我的泪点,还是他烧的菜放了太多的辣椒,我哭了。


在遭受了那么大的委屈五年后,我第一次哭。


他说那天晚上我哭的很凶,他也有些不知所措。


所以就跟着我一起哭。


那盘松乳菌就那么放在那里凉掉了。






后来他经常拽着我出去旅游,看雪,看海,还说要带我去看星星,看极光。


看到他在旅行的时候笑的傻兮兮的,我竟然也有一些高兴。


他把他的朋友介绍给我,他们说我并不像看起来那么阴沉可怕。


我慢慢的从当年的阴影中走出来了一些。


而我哥因为当年照顾我,错过了复习,与重点大学失之交臂。






我的一些新朋友经常会问我为什么会包容那么调皮的一个哥哥。


我告诉他们,因为他给了我一条命。


一条属于我自己的命。


我哥哥和他的伴侣因为性别问题无法生育,没有关系,我养。






那些受到伤害的人,你们听着。


你们可以死。




但是你们应该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,坐在竹椅上,怀里面抱着儿孙,在和他们讲故事的时候,或者在你睡觉的时候安然离开。


而不是为了一个伤害你的人付出生命。


这世界上总有爱你的,关心你的人。


如果你离开了,伤心的只会是他们。






生命强加你的痛苦会有很多,但是我们必须要学会坚强。


为了一群无关紧要的人,作践自己不值得。


如果你真的那样做了,我觉得你和那些人没有什么区别。


你只是换了一个方法伤害了另一群人,一群无比爱你而且在乎你的人。






请撑下去吧。


为了自己,为了那些爱你的人。


你有自己的朗读者,可他只是个摆渡人。


愿你心有郁结的时候,能聆听到每一次风声。








虽然现在我还是会没有预兆的嚎啕大哭,但是想想那个不成熟的哥哥,为了他,为了那些现在关心我的人,就先勉勉强强的活下去吧。